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杨建民也是一脸猛然的看着与自己做了二十多年夫妻的女人。

    她从前,很爱自己这个毋庸置疑,但是为人却太霸道。

    结婚之后她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是事实,但是对于他的任何事情都要插一手让他多数之间感觉到无奈却一定要包容,少数的时间里也会有厌烦。

    家里的小事儿多数她做主,但是遇到大事儿却从来都会听他意见,让他决定。一副离开她就不知道世界该怎么转的样子。

    可是现在她却如此决绝要离婚?

    就算是曾经跟赖明珠胡天胡地头脑不清醒的时候,他也没想过怎么跟她提离婚。

    就算是赖明珠闹了那么多次,他也从来都不认为方洁会轻易的让步。曾经想过的时候赖明珠跟方洁面前闹,被方洁收拾了,自己到时候不知所措,却从来没想到方洁让步也如此让她不知所措。

    但是现在的这些情况摆在眼前,原来之前方洁那离不开她的样子,都是假的吗?都她爱他紧张他给他男人尊严的表现吗?

    杨建民的脑袋里连轴转着想了很多很多,到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方洁,我们再谈谈……”

    “谈什么?”方洁冷笑一声,睁开眼睛:“谈你的忏悔?谈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出轨?谈你会为了我跟那个小三断了?谈你不要小三肚子里的孩子?”

    方洁一番质问,让杨建民面红耳赤,羞愧的不敢看方洁的眼睛。

    方洁说:“承认吧杨建民,你做不到!你能为了一个孩子放弃我,你能做的出来!你因为这事儿窝囊了一辈子了,现在有勇气找女人给你生孩子我其实挺佩服你的!你今天就像个男人告诉我你想要孩子要跟我离婚要跟别人生,我还敬你是条汉子!不然你一辈子都是孬种!”

    杨以晨听得目瞪口呆,妈妈的每句话都像是刀子一样,刀刀戳中要害!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如此爱爸爸的妈妈居然会有一天向爸爸说出这样的狠心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赖明珠被一个女孩扶着走了进来。

    她的出现让杨建民和杨以晨都变了脸色。杨以晨站起身在杨建民过去面对她之前冲到赖明珠的面前,对着赖明珠吼:“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你以为我想进来啊?”赖明珠手扶着肚子向前一步,杨以晨连忙后退。倒不是怕她,只是她肚子里是爸爸的孩子,她多少是忌讳的。

    于是赖明珠就这么畅通无阻的绕过杨以晨来到杨建民的面前。

    “你来这儿干什么?出去!”杨建民皱着眉头低斥,但是赖明珠却不怕,就的当着方洁和杨以晨的面双手伸出来抱住杨建民的一条手臂:“叔叔,我是难受,肚子疼!”

    矫揉造作的声音,让杨以晨气得牙痒痒,不由得去看方洁,却见方洁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两个,目光深沉的很。

    然后赖明珠又说:“杨叔叔我听你被骂很心疼很难受。”完了看了方洁一眼说:“其实我跟方阿姨一样,都想知道您打算怎么做?杨叔叔,从来没有人向您这样对我好的,我爱慕您是我自己的事儿,如果您舍不得方阿姨,那我可以跟孩子离开的!让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走把孩子抚养长大也无所谓,因为是您的孩子,我拥有您给我的……”

    “够了!”杨以晨终于听不下去,突然怒吼一声,想要冲上去不管不顾的拉这个贱女人出去,但是却被方洁阻止了。

    方洁开口,声音一点厉色都没有,只是带着好笑的样子:“晨晨,给我倒杯水。”

    杨以晨一愣,呆呆的看着方洁。

    而方洁居然摸到了杨以晨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说:“打电话给最近的超市,貌似现在都是超过三百元超市免费起送的。你现在在超市上定一些瓜子水果。”

    “啊?”杨以晨又愣住了,妈妈这是什么意思?

    买水果瓜子干什么?

    但是妈妈已经斜倚在床头,嘴角一直保持着微笑,盯着杨建民和赖明珠。

    杨以晨立即会意,妈妈的意思是要看戏?

    不错,赖明珠就是一个戏子!在爸爸面前演什么柔弱贱人!

    杨以晨立即走过去拿起手机查了查,医院门口的朝氏然后在他们官网上定了瓜果零食。

    这期间杨建民铁青着脸,突然拉住赖明珠就往外走。赖明珠哼哼唧唧:“叔叔,您拉疼我了!”然后还回头对着方洁和杨以晨恶狠狠的瞪一眼,有露出自己胜利的眼神。气得杨以晨恨不能拿手机砸死她。

    他们走了,病房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