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个时候,薛志恒一个人住在县武装部的大院子里,他是下派干部,原来在江城市委担任副秘书长,老婆、孩子都生活在江城市区。他是一个人生活在江北县城,平常里都是司机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他的住处是一套四室一厅的套房。之所以住在县武装部的大院子里,因为这里安全,二十四小时有武警把门,闲杂人等你根本就进不去,比县委家属院那个大院子清净多了。

    司机把高丽君送到房间里,薛志恒装模作样地伸出胳膊,让高丽君按照程序扎完针,薛志恒躺在床上,高丽君坐在床边,这个时候司机早找借口下楼了,屋子里只有薛志恒和高丽君这一对孤男寡女。

    高丽君就感到,薛志恒的眼光色眯眯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让她感到浑身不自在。

    薛志恒问:“小高,你老公做什么的?”

    高丽君说:“也在县人民医院,做眼科医生。”

    薛志恒问:“你们有孩子吗?”

    高丽君说:“有,是个闺女,今年十岁了。”

    薛志恒问:“你今年多大?”

    高丽君说:“我今年三十三了。”

    薛志恒说:“你生孩子够早的嘛!你和你老公是怎么认识的?”

    高丽君说:“我们是高中校友,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县医院,就开始追求我。我们很快就结婚了。”

    薛志恒问:“你和你老公关系好吗?”

    高丽君说:“还行吧,他为人比较内向,但是业务能力还不错。”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消磨着难堪的时光。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二个多小时,点滴打完了,高丽君为薛志恒拔出针头,收拾了药箱,又到卫生间里洗了洗手,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薛志恒悄无声息地站在她身后,突然抱紧了她的身子,双手在她身上摸索着,嘴里说:“小高,我喜欢你,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今天你就从了我吧,今后我一定让你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高丽君身子发抖,她结结巴巴地说:“书记,书记,别这样,我有家庭的,这样对不起我老公,放开我,要不然我喊了!”

    薛志恒一边脱着高丽君的裤子,一边说:“你喊吧,反正我不怕,我是县委书记,这里谁敢和我对着干!小样,看我怎么收拾他!你喊也是瞎喊,没有用,只会丢人现眼的。”

    两个人撕扯了一会儿,高丽君渐渐就气馁了,最后放弃了反抗,任由薛志恒为所欲为,薛志恒很快就进入了她的身体,一阵疾风暴雨过后,两个人又恢复了平静。

    高丽君在卫生间里简单地收拾了一番,思想上一直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她在思忖,要不要回家告诉自己的老公,自己被薛志恒糟蹋了,是不是到公安局告薛志恒。

    高丽君从卫生间里出来后,她看到薛志恒正坐在沙发上抽烟。薛志恒看高丽君仍然有些精神恍惚,还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于是就招呼高丽君说:“小高,坐,咱们聊聊天。”

    高丽君看了薛志恒一眼,继续沉默不语,薛志恒站起来,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说:“小高,我是真心对你好的,跟着我,今后我一定让你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来,来,来,这是十万块钱,你先拿着,去买辆小汽车开。”说着把一个手提包递给了高丽君,又交待自己的司机一定要把高丽君安全送回家。

    十万块钱当时可是一笔巨款啊,那时候高丽君一个月的工资才几百块钱。这笔巨款可以在县城里买一套一百平方的商品房了。

    或许是金钱的巨大魅力在起作用,又或者是薛志恒的霸道和强势让高丽君觉得他非常有男人味,反正自从有了第一次,她就彻底被薛志恒这个男人征服了,从此以后死心塌地地做了薛志恒的情妇。

    薛志恒很快就利用职权,把高丽君提拔为县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又过了两年,薛志恒因为政绩突出,被组织上提拔为江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在整个江城市也算是非常有实权的领导干部之一。他就继续利用职权,把高丽君安排在江城市第四人民医院做了副院长,也成了副处级干部。

    为了和薛志恒来往方便,一心一意地伺候薛志恒,高丽君和自己的老公离了婚,带着自己的闺女陈静生活在省城里,过起来地下夫人的日子。虽然她和薛志恒的关系见不得阳光,不是正常的夫妻关系,但是,社会上这样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了,在私生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