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318章 劣徒难驯

    白若惜向来都不是知难而退的人,稍微冷静一下之后,她便让绿绮和绿萼等在外面,然后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鬼医虽然在江湖上乃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医毒圣手,一药难求,可他却不会轻易伤人性命,在谷中布下的毒也是为了警戒那些不识相闯入鬼医谷之中的人。

    如果明知里面有毒还非要往里闯,要么就是不怕死的,要么……就像白若惜这样可以凭借自己的真本事在毒谷之中穿梭自如。

    一路上,白若惜小心的躲过鬼医设下的重重“屏障”,最后终于走到了他的住处……那座攀附着无数毒虫和毒篱笆的雅致小院。

    才刚一进门,一条银色的闪电就直直飞了过来,落在白若惜的肩头。

    那是老头儿最宝贝的三步银蛇,生性凶猛,剧毒无比,只要被咬上一口走上三步路,便会身体化成一摊血水而死。

    这老头儿真狠,竟然还把银蛇派来对付她。

    还好当初她来这里的时候,除了学习各种各样的毒术之外,也不忘跟这条银蛇搞好关系。

    银蛇嘴馋,几次偷偷把老头儿养的毒蟾蜍、毒鼠之类的吃掉,都是白若惜替它隐瞒,对老头谎称说是自己不小心放走了。

    这么一来二去,两人早就培养出坚固的革命友情,所以银蛇怎么可能咬她呢?

    大概是好久没回来了,它盘在白若惜的肩头亲昵的蹭来蹭去,小眼睛眯起,看样子享受的紧。

    这个时候,一个银衣银发的老头儿突然从门口跳了出来,指着银蛇便大骂:“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不是让你好好的教训这个臭丫头么,你这是在干什么?”

    所谓的教训,无非就是让它咬上两口,但是不要释放毒液……

    可特么的谁让他们两个那么亲密的靠在一起了,连他都不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银色被训得耷拉着脑袋,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的白若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头。

    “师父,你有气冲我来便是,不要在那指桑骂槐了,我这不是已经上门给你赔罪了么?”

    “赔罪?”鬼医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使劲睁的大大的,都快从眼眶直接突出来了,“我还敢接受你的赔罪,可别折了老儿我的寿!”

    白若惜知道他说的都是气话,也是觉得十分无奈,这个时候还是嘴甜一点,把他哄得高兴了的好。

    “师父,徒儿知错了。”

    鬼医瞪她一眼,然后说道:“不需要你认错,赶紧把老儿在你身上浪费的那么多珍贵的药材快吐出来,你不想活了就早说,何苦浪费了那么多药,你可知道那么多的保命丹有多珍贵,不是让你拿去浪费的。”

    “是徒儿不好,辜负了师父的一番苦心,以后徒儿再也不敢了!”

    鬼医气得也只能唠叨几句,哪怕再怎么生气,还能有什么办法。

    她可是他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选中的爱徒,将来是要将自己毕生所学全都传授给她,让她继承自己衣钵的。

    想想自己都八十多了,这把老骨头还有几年活头?

    他对白若惜寄予厚望,可看到她竟然如此不珍惜自己的命,所以鬼医当然十分生气了。

    想到当初她被影魅打了一掌,当时就已经去了半条命,如果不是他在旁边及时用保命丹给她服下,又护住她的心脉,她真以为自己现在还能安然在这里么?

    她的命,是他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可是这一次回来,他为她诊脉过后,便十分愤怒和吃惊,早知道这样,当初说什么也应该拦着她离开。

    可事情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说再多也没有用,还是让他看看能不能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有你这样的徒弟,真的要把自己得师父气死才甘心,这次就算了,如果还有下一次,为师直接清理师门!”

    “好好好,徒儿记住了!”白若惜见势连忙上前,将桂花酿送到他的面前,“师父消消气,日后徒儿一定会好好听师父的话,绝不再犯。”

    鬼医一看到桂花酿,眼睛顿时闪出一丝亮光,连忙接过来喝了一口,味道不错!他又猛地灌了几口!

    “好酒!为师还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桂花酿,跟之前喝的有些不同,但是却更香,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手艺!”

    白若惜嘴甜的说道:“当然,这是徒儿特意为了师父亲手酿造的,师父喜欢就好!”

    古代的酿酒工艺相对来说还是较为粗糙,这可是她利用了现代的酿酒知识,增加了酒的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