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677章 赌赢了

    苏义换下骑服回来,孙浦眼神不明的将他看了一眼,接着眼神看向那边女眷的地方。

    傅洪上前拍了拍苏义的肩,“厉害,我的马术不及你,想来元煦兄找到了对手。”

    苏义摆手,“过奖了,我总及元煦兄。”

    郑泽瑞带着几人回到看台上,指了指中间位置的那一桌,解释道:“那儿是可以下注的,刚才红队与蓝队出列,几位打算赌哪一队?为了公平起见,我不能说。”

    傅洪朝马场中看去一眼,分析道:“子坚兄,你觉得那蓝队如何?”

    苏义朝蓝队看去一眼,“蓝队的人精瘦,个子有些小,红队壮实,个子高,就两队的精神与气势,不逞多让,一时间也看不出胜负。”

    傅洪也正是这么想的,于是说道:“那就乱蒙吧,走,咱们下注去。”

    前头傅洪和苏义去了,孙浦三人也不落后,跟着一同前去。

    在下注的时候,孙浦从怀里拿出五十两银子赌的红队,心想着红队如此壮实,必定后继有力,击鞠赛不仅要球技,也要耐久力,想来必定能赢了。

    红队一赔二,蓝队一赔三,苏义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一百两银子赌蓝队。

    傅洪却拿出一叠银票,见苏义只下注一百两,银袋却是鼓鼓的,便让他多下注一些。

    没想傅洪下注两千两银子,苏义被他说的,只好随意从里头抓了一把,一数也是两千两,银袋还是鼓的,傅洪叹道:“你家长辈倒是惯着你,你出个门带这么多的银子,我家长辈要是能这么惯着我就好了。”

    苏义听了很无奈,都怪他大哥要豪气些,反而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傅洪只是羡慕,却并没有别的意思。

    傅洪赌的是红队,范海和韩跃各拿出二两银子,范海赌的蓝队,韩跃赌的红队,两人银子拿得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傅洪却并没有半分看不起的意思,而是叫他们一同坐郑泽瑞身边看比赛去。

    侯府的击鞠赛上来了不少的人,几人坐在郑泽瑞身边后,便有不少权贵子弟朝这边看来,都说京城里不缺勋贵,甚至各世家之间还有联姻,在这勋贵圈中,都知道郑家是护国的新贵,很是得皇上看重的。

    然而郑家如今地位显赫,可是郑家却反而是整个勋贵圈中最和气的一个,瞧着眼前跟在郑家席上的几人,便能看出其中几人的寒碜,想来寒门子弟,怕是入京赶考的,这样的人家也结交,郑家也太不把勋贵圈当一回事,还与他们一起看比赛,瞧着就让人不舒服。

    便有世家子弟偷偷议论,“前不久,国子监出了一道题在篙仲酒楼里,就是说那嫡庶之分的,虽说如今皇上不喜恩荫入士,更看重人才,便是庶出也能同样的凭着才识与嫡出同朝为官,可是这祖宗的传承不要忘记了,嫡是嫡,庶是庶,这是无法改变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