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子夏听说了她爸要多了三亩多的地, 虽然沈贤国说是要耕种多点,但是沈子夏觉得沈贤国这远见还是不错的。

    现在虽然辛苦,觉得田地太多不好管理,遇上天旱时年不好的时候,交公粮只有哭的份。

    不过沈子夏觉得,有她这灵泉在,家里基本不会哭。

    再过些年, 慢慢的政策开放了,这田地都不用交钱呢, 甚至以后这种田的百姓,都有奖励, 虽然几百块, 那也是不错的。

    听说很多山都没人要, 特别是村子靠着远的荒山野地, 沈子夏从沈贤国口中听到, 说大队长可能要放弃不要,到时候算作别的村的山地。

    “爸, 咱们要吧, 那些山没用的, 都给咱们吧?”沈子夏激动说道。

    这现在不值钱的山,以后可都是宝贝啊!

    沈贤国也不理解自家闺女这么激动是怎么回事, “这山太远, 而且全是野树, 不好管理, 要了做什么?”

    虽然山不用交粮,但是也没什么作用,要多了,就像家里堆了一堆没用的东西。

    可沈子夏却激动的说着,“爸,先留着嘛,现在没用,以后没准有用啊,大队长觉得太远管不了的,直接划咱们家好了,以后咱们有力气,还能在山里种点果树呢,什么荔枝啊龙眼芒果,种了后咱们还能吃点。”

    “那都是比较高的山,不好管理,种果树不方便。”

    反正沈贤国话里的意思都是觉得这山没用,村里除了分给各家各户的一些地,山也逐渐分配下来,只有种了茶树那边的山,依旧是整个村集体的,不另外分。

    家里已经被分了两个没啥用处不能开垦种田的山头,沈贤国实在不知道家里要那么多山来做什么?

    沈子夏急了,现在的山是最没用的,不能种东西。

    但是,现在的山却又最廉价最保值的,因为不用丝毫的费用,不用上缴任何东西,就能拥有这些山。

    等到几十年后,这些山可就值钱了。

    要知道,他们这边可是毗邻海边,确切的说应该就在海边附近,隔着并不算太远,等几十年深市那边发展起来,这边肯定会被带上一波,到时候不值钱的山,可就是成千上万的钱了。

    就算有双手能拼搏,就算她是一个未来人比别人知道的更多,可没有人会嫌钱多的,既然都不想要山,那就都给他们家好了。

    沈贤国刚开始是不同意的,觉得家里占用那么多没用的东西,结果闺女急的都快哭了。

    “爸,反正都没人要的山,咱们家要了不行吗?反正没人要啊……”

    沈子夏就那两句话絮絮叨叨说了好久,沈贤国实在拗不过,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这会才看见闺女笑了。

    之后,沈贤国又跟大队长说了山的事情,大队长见有人收,也没再想着让给隔壁村了,自己村子有人要更好。

    “其实这山也不错,就是远了点,开了山还能种点东西,就是不好管理,这没算进田地里,你到时候耕种的也算自己家的。”

    沈贤国听大队长这么说,想想还是有点用处的。

    不过这又远,山的土质没有田的好,就算半山腰开晃的旱田,也是不如田里的肥沃。

    听说两个山头已经到手了,沈子夏这想喜开笑颜。

    这现在没什么作用的山,以后可都是宝啊,村子很多人都嫌弃这山要了做什么?就让它荒着,实在不想管理。

    可等过些年,他们就会发现,当初没要多几个山。

    沈子夏去了山里把这事情跟沈家强说了,沈家旺直夸她厉害。

    “现在山不值钱,大伯不要也是正常的。”

    “幸好我爸还算听我的。”

    沈家强笑笑,带她去看了最近一批开始生鸡蛋的母鸡。

    “哇,长的挺快的。”

    沈家强答道:“有你这水,鸡吃了长的很快。”

    “那就好,多吃点,让它长快点,咱们到时候能吃也能卖,嘿嘿。”

    沈家强点点头,目光却盯着沈子夏看着。

    被盯的莫名其妙,沈子夏忍不住问道:“家强哥,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他只是在好奇,这水里究竟加了什么,为什么和别的地方的水不同。

    小木屋同一块地里,他分成了两边,一边用夏夏每次来的时候装满的水,一边用溪边的水,可两边长的效果却完全不同的,溪水浇灌的作用,并没有水缸的作用那么快,水缸浇灌的植物差不多长了两茬,溪水浇灌的第一茬才长好。

    不过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问,反正这是夏夏的秘密。

    ……

    高考结束了快有一个月了,大舅那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沈子夏的表姐李建慧考上了首都的电影学院,那是全国出演员明星最多的学校之一。

    现在电视还不算普及,但是却已经有不少演员明星了,只是大家只能在镇上的画报上能看到这些明星,偶尔奢侈一次,可以去县城的电影院看上一场电影。

    这时候的电影明星可不像后世的明星,一切都曝光在观众面前,不管是兴趣爱好还是家庭情况,甚至还可以千里追星,偶像去到哪里,自己就跟到哪里?现在的明星还是很神秘很让人羡慕崇拜的。

    大舅一家来家里的时候,李建慧兴奋的说着考上学校的事情,她憧憬着自己当一个舞蹈演员,甚至是歌手,以后她还能拍电视拍。

    一旁的大舅妈给她泼冷水,笑话道:“你这想的可真远。”

    李建慧努嘴道:“你等着瞧吧,我一定能当一个明星。”

    林琴摇头笑笑,冲李丽敏说道:“这孩子白日做梦呢。”

    李建慧哼唧一声,连忙拉着沈子夏的手,“走,咱们不要跟我妈说话。”

    林琴失笑,“这孩子脾气越来越大了。”

    李丽敏回道:“还是嫂子你整天打压她,小慧是个很厉害的孩子,你可别一直打压她的自信心啊!”

    “我也就胡乱说说,免得她乐滋滋,得意忘形了。算了,咱们不说她,她考上大学,我比什么都高兴,你领我附近看看吧,这还是我第一次过来。”

    房子已经建好一年了,但是不管是以前的老房子还是现在的新房子,林琴都没来过,两老倒是来过两次,后来怨上了闺女日子过的太差,就没再过来了,免得看了心酸。

    现在日子好了,两老的心也算安定了,要不是身体不合适走远路,他们也想来看看。

    而林琴和丈夫,就是老人让过来看看的,顺便自己也好奇着他们新建好的房子。

    房子还算宽敞,林琴很满意。

    姑嫂两人拉着手,林琴看了一圈,叹气的拍着她李丽敏的手,“现在你们日子过的好了,我们也放心了,以后啊,和贤国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见,日子是自己的,不能听别人乱说,就算不为自己想,也一定要为几个孩子想想,不然以后孩子可就受苦了,他们现在三个人都考上高中,以后还要上大学呢,等他们上了大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