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和若阳两个人是随母姓。

    当初的林家是数一数二的豪门,外婆很早就去世了,外公终生未娶,只有妈妈一个女儿,所以家业由妈妈继承。

    后来妈妈遇上了他们现在的渣爹周伟业,不顾外公反对嫁给他。

    妈妈在生若阳的时候难产死了,不料周伟业却在半月后带着刘玉娟和比若阳还要大的女儿堂然入室。

    外公被气死,林家家业顺理成章由周伟业管理,十七年的不善管理,林家家业终于垮了。

    上一世,她不懂得反抗是什么,纵然再心痛,都听天由命任由林氏被人鱼肉,但这辈子,她不会了。

    被收购,已经无法挽回,但是她觉得她该做些什么。

    简单吃了点,林安暖盛装打扮去了林家。

    坐在车里,看着熟悉的街景,她恍惚的想起上一世的点点滴滴。

    可是所有回忆都是让她心痛的,好像,除了伤痛和遗憾真的什么都没留下。

    这辈子,她不想再重蹈覆辙了,也不想再浪费生命了。

    轻车熟路来到现在的林家别墅,心里没有一点回娘家的喜悦感。

    林安暖按了门铃,开门的是刘玉娟。

    刘玉娟笑容满面的来开门,看到她身边没有顾凉笙的踪影,一张脸瞬间恢复了往日的尖酸刻薄,看都不看林安暖就直接往回走。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林大小姐回来了,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怎么,一个人吗?”

    从刘玉娟的登门入室那天起,就代表她们水火不容,不共戴天。

    以前,她没少欺负她和若阳,林安暖对她真的是讨厌到了骨子里。

    林安暖无谓的掀了掀唇:“我回我家有什么奇怪的?难不成阿姨是不想我回来?”

    “哪敢啊?都是你们的天下!”刘玉娟鄙夷的说。

    “那就闭嘴。”

    刘美娟一噎,然后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是以前那个胆小懦弱的林安暖吗?

    林安暖放下包坐在沙发上,随意的四处打量了一下:“若阳呢?”

    “哎呦,大少爷的事我可不敢管,整天拿上钱了就知道花天酒地,这都好几天没回家了,要是我生出那种儿子,都没脸见人。”

    林安暖拧眉。

    她知道林若阳虽然看上去桀骜不驯,但事实上他比任何人上进,刘玉娟现在就是在诋毁他。

    若阳不回来,还不是因为讨厌这个家?

    林安暖无所谓的一笑,看着家里对她置若罔闻的佣人,眸色微深。

    家里的佣人个个都攀高踩低,想必他们对若阳也是这个态度,如果不好好整治整治,只怕若阳以后都没好日子过。

    林安暖抱着胸,眼里闪过一道锋利,厉声喊到:“我都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都是死的吗?”

    站在的佣人狠狠一惊,这是平时那个脾气好的大小姐吗?

    “哟,拿佣人出什么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本事去教训顾家的佣人啊,跑这儿发什么疯?真够厚颜无耻的!”刘玉娟靠在桌子上,双手环胸鄙夷地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