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要不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还要保持微笑,不能让众人感觉出不对的话。

    月婷恨不得现在就给她一巴掌。

    自己的确是有些要照顾着大家对自己的看法不敢十分造次自己的言行……

    可是这个安玲珑,以她的身份给自己提鞋都不配,自己,何必还要和她也忍气吞声的说话!

    这两个姐妹没一个好东西。果然是姐妹,连成一线,想要今天惩治自己。

    只要今天自己露出了一丝一毫的马脚,必定会引起众人的公愤。而孟阿梓若是在太子殿下再告自己一状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和太子妃的位置无缘了。

    月婷可不想那么早就把自己所有的心机败露在众人面前。所以只好使出她的杀手锏了。

    只见她双目里饱含着愧疚之意的泪水。低着头十分难受的看了看孟阿梓的脚。

    “阿梓,这件事都是姐姐不好,不应该怪你怀疑姐姐。其实刚才姐姐是想要让你扶一把的,就先一步走在你前面,没想到姐姐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你就要走过去了,这一下子绊倒了你,才让你险些从上面摔了下来,姐姐那一瞬间也是没了主意,吓坏了的,所以才没有赶得及过去扶你。姐姐也是差点吓破了胆,哪里有想要害妹妹的意思?只是凑巧伤到了妹妹的脚,姐姐也十分的愧疚。妹妹,你该不会是怪我吧?”

    孟阿梓若非是此时处在如此尴尬的环境,恐怕都要拍手赞好了。

    月婷郡主的智商可远在她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姐姐之上。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想到了补救的办法。

    这个女人从小就有这么大的心机,恐怕长大了一定是个劲敌。

    孟阿梓知道,此时如果再在这件事上做太多的文章,只会让大家觉得自己太小气,没有容人之度。

    该死的!月婷!这笔账以后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如果今天不是安玲珑反应的快,不是凤羽极力搭救,恐怕自己还真的要掉下去。

    虽然自己确定以自己的身手不至于摔得太惨,但是到底还是会受些伤的。

    没想到她巧言善变,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让自己不得不放弃追究。

    这样的谋略,恐怕比她那个姐姐不知道多了几分的头脑!这个女人果然是可怕。

    “阿梓怎么会怪罪姐姐,阿梓都说了不会怀疑姐姐的。姐姐安心就是。”

    孟阿梓装的一副善解人意的小模样。一下子博得了众人的赞赏。不过大部分人的心理,对于月婷郡主所说的话还是不信的。只是有些事只能在心里揣摩了。京都也是个是非的地方。纵然是此次是月婷郡主故意想要害阿梓郡主。

    她们也不敢明面上说太多东西。

    毕竟每个人背后都涉及着自己的家族荣耀。

    有些事情只能在心里想想。

    不过月婷郡主要的就是大家表面上,不会对她有太多的看法就好。至于背地里大家去讲什么的话,她也根本就管不着。

    月婷郡主见此立刻装得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阿梓,你能不因此怪罪姐姐就是很好呢,毕竟姐姐心里也愧疚得很,以后我就是你的好姐姐。如果再有什么事,你可以找姐姐来帮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