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八章秘密

    木青舒回到家时才发现早上刚从她这里摔门离开的江慕城已经又坐在她家里的沙发上了。木青舒这才想起她一直要让人来换门锁,却都给忘记了。

    以至于让江慕城总是能在她不在家时轻而易举地进入她的家里。

    她想她等下就该打电话让人来换门锁了。

    木青舒换了拖鞋,径直的走到冰箱那里,拿了一瓶牛奶就喝。期间她的目光就再也没有向江慕城那里扫去一眼。

    江慕城将手里抽的烟掐灭,抬眸看向木青舒的目光阴沉到可怕。木青舒却是径自的将牛奶喝完,随手又给阳台上放着的几盆花给浇了水。

    说来也奇怪,前段时间她找不到工作,整个人颓废得很。今天在电视台和霍靳琛吵了次架,她心里的那点郁悒倒是烟消云散了般。

    反正她都被两个男人封杀了,她再怎么发愁也没用了,索性她破罐子破摔,该吃就吃该玩就玩了。

    再说了,她连霍靳琛那种全身萦绕着霸道凛然气息的男人都敢面对了。一个江慕城似乎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木青舒对江慕城的全程冷漠,让江慕城脸上的那份阴沉直接沉淀在他心里。

    这个女人真是变了个人似的。

    忍不住勾着嘴角嘲讽她,“木青舒,我听说你这些日子一直在找工作。怎么的,你外面的那个男人怎么没本事到连份工作都给不了你?”

    木青舒浇完花,才回头,冷淡道,“江慕城,你有事说事没事回去安慰你的影后女朋友去吧。”她想今早江慕城能那般气冲冲的跑来要求她删微博,那就证明她昨晚的那条微博肯定是让白薇狠狠的丢了次脸。

    她站在阳台边,她的身后灿烂的阳光照在阳台上放着的几盆花。她站在那里,阳光便也照在她本就雪白的肌肤上,让她全身透出一种玉润般的光泽,再配上她那一双灵动乌亮的眼眸,她整个人和她身后盛开的那些花儿就一下子融汇在一起,成了一幅好看到可以入画的风景。

    江慕城看着这样的她,心就一下子烦躁起来了。

    这个女人,她怎么就能那么轻易的放下对他的迷恋呢?

    “姑姑和阿浩回来了。奶奶今天出院,她让我接你回江宅一家人一起吃顿饭。”江慕城烦躁的移开他投注在木青舒身上的目光。

    木青舒可以不给江慕城面子,但是不能不给江奶奶面子。她没有说什么,回了卧室,换了一件衣服坐着江慕城的车子回江宅。

    一路上,木青舒的目光一直盯着车窗外不停往后退的景物,都没有和江慕城说一句话。

    等车子到了江宅后,她便自己下了车,一直没有和她说话的江慕城这个时候却是走到她面前,不顾她的反对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

    木青舒想要挣脱他,无奈力气不如他。最后索性干脆就由着他了。

    两人一到了江宅,就先去江老太太的屋里。江老太太的手术虽然成功,但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他回了江宅后,私人医生和看护二十四小时待命,确保她有个意外,也能接受到最及时的治疗。

    木青舒他们走进去时,房间里除了许珍芳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